新闻中心
【传承红色基因 牢记初心使命 [11-15]
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召开“不 [11-11]
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举行讲解 [11-11]
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开展讲解 [11-05]
文县县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在哈达 [11-05]
康县县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到哈达 [11-05]
宕昌县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召开“ [11-05]

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
Email:3050961843@qq.com

Tel::(0939) 6113500  
Fax::(0939)6113500 

QQ:3050961843

新浪微博:3050961843@qq.com

地址:甘肃省陇南市宕昌县哈达铺镇上街
邮编:748501

 
  文苑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苑 
长征时期的故事-----景二爷为红军办粮草
阅读:334 日期:2019-05-221935年9月,张国焘分裂南下吃了败仗,次年2月重返草地,7月2日与奉命北上的红二方面军会师甘孜,红二、四方面军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共同走上了抗日征途。根据《岷洮西固战役》计划,1936年8月25日,红二方面军六团先头部队出腊子口到达哈达铺,26日之后,六军团及十八师在师长张振坤、政委余秋里的率领下开往宕昌,9月1日至6日,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、二军团和三十二军全部到达哈达铺。总指挥部设在哈达铺下街张兴元家里。总指挥贺龙、政委任弼时、副总指挥肖克、副政委关向应、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住在总指挥部里,部队占领了哈达铺、理川及宕昌的广大地区。 家住哈达铺上街的景生财,生于1876年阴历7月2日,祖籍陕西蒲城人,年轻的时候随父辈、乡党逃荒来到哈达铺,后在哈达铺学做当归药材生意成家立业,定居下来。景生财头脑聪明,善于学习新鲜事物,因为自己小的时候家里曾经真正受过穷,感受到了贫穷的切肤之痛,所以在不断经商的过程中总结经验,摸索出了一套适宜于当地的商业之道,渐渐地掌握了市场行情,心中便有了底,无论做什么都非常自信,各种生意做的风生水起。平时生活中为人大气,乐善好施,团结邻里,被群众推崇为开明人士,人称善人掌柜的,家里排行老二,又被尊称景二爷。 在红军到来之前,景二爷经营着自己的三个商号,售卖布匹、百货及当地药材,商号里常年货源充足,种类丰富,像宣纸、麻纸,生芪牌蜡烛,毛蓝布、青洋皮,甚至绸缎、锣鼓家什等日用零碎都有,价格优惠,老叟无欺,天天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,商号雇佣有十余名伙计,吃住在店里,生意十分兴隆。 1936年8月25日,红二、四方面军抵达哈达铺。那个时候,由于国民党提前搞反宣传,说红军是“土匪”,“红军共产共妻”,“红军吃小孩”,“要杀人放火”等等,群众心中害怕,红军一到,好多人吓得不敢出门,有的还赶着牲口进山躲避。 为了解除群众顾虑,红军在街上找一些进步群众和开明商户做宣传,有人给红军推荐景二爷,并夸赞说:“这个人是街上的商户,心底良善,胆子大,不害怕梁子(国民党被群众私下叫梁子),他的为人好,找他给你们帮办事情最合适。”就这么着,红军找到了景二爷。 二爷见一些战士晚上没地方睡觉,怀里抱着枪坐在群众的屋檐下睡,就对红军领导说:“我家的房子有前后院,地方宽展,我把上房腾出来你们住下。”见有些战士整天帮助群众收割秋粮,修葺房屋或者打扫卫生,忘记了吃饭,一个个还饿着肚子,便差人拿了银元买了几头猪宰好送给红军炊事班,结果,猪没有送出去,自己却被红军不扰百姓、不损害百姓利益的行为所感动,满口答应帮着筹钱、办粮草。通过与红军几天的相处,景二爷了解了更多的国内形势,心中隐隐约约的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。 哈达铺是红军到达甘肃的第一个回汉杂居的地方,为了不伤害回族群众的宗教信仰,早在1935年9月,红一方面军在哈达铺休整过程中及时颁布了铁的纪律《回民地区守则》,并到处张贴,绝不允许任何一个红军战士做出伤害群众利益的事情。红一方面军挥师北上后,群众们一直盼望着再见到自己的队伍,没想到仅仅一年之隔,群众又见到了红军,红军也像见到自己的亲人一般欢喜。如今,看到街上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,景二爷又激动又感慨。 红二、四方面军到达哈达铺后,积极发动群众,群众思想上的顾虑解决了,工作也好开展了,成立了以颜协曾为主席、牛炳山为副主席的哈达铺区苏维埃政府,并在中街戏楼举行了大规模的群众集会,红军政治部负责人和区苏维埃主席颜协曾分别讲了话,镇压了两个敌特密探,为穷人除了害,撑了腰,广大群众无不拍手叫好,军民同欢同乐,兴高采烈。紧接着,红军休整,需要各种采买,整整一条街上的生意尤其红火,利市翻倍,商家忙碌,百姓欢喜,像过年一样热闹,人人欢欣鼓舞。 成立了哈达铺苏维埃政府,各项工作有序开展。其中,筹办粮秣关系到红军指战员们的生活需要,更是恢复体力,保证作战和休整的前提基础,是一项非常艰巨而重要的工作,一点儿不敢马虎,耽误。认识到问题的重要性后,景二爷顾不上自家商号的生意,与战士、群众一道从早到晚的忙碌,协助政府抽出专人在主要街口设立粮台,昼夜轮流值班收支粮物,接待来往战士与群众。与此同时,在红色政权和红军的领导下,哈达铺苏维埃政府对平时一贯作威作福、欺压群众的大恶霸刘继汉、赵旦旦、徐志仁等土豪劣绅、地主、坏分子进行了斗争和镇压,没收了他们的部分粮食和财物,一部分补充部队,一部分分给了贫苦群众,得到了群众的热烈响应。苏维埃政权的这些行动,有力地打击了当地封建势力的威风,经过19天的筹办粮草活动,仅哈达铺地区就筹集粮食六万多斤,以及部队所必需的肉、蔬菜、烧柴、饲草等生活物资。这些粮草、物资不仅满足了部队驻扎期间的全部需要,而且为红二、四方面军下一步行军作战准备足够的物资保证。区苏维埃政府成立后,红二、四方面军还开展扩红建政,相继在哈达铺辖区较大的33个村子成立了村苏维埃政府。整个宕昌地区先后建立了3个区级、8个乡级和35个村级苏维埃政权,动员2000多名青壮年参加了红军。 60岁的花甲老人景二爷,除了每天亲身投入到宣传群众、筹办粮秣的活动中以外,还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,拿出了要做生意用的本钱6000大洋鼎力支持红军,最大限度的给予红军各种帮助。当时的哈达铺物产丰富,价格便宜,二毛大洋能买一只鸡或二十多个鸡蛋,两块大洋能买一只肥羊,五块大洋就可以买一头肥猪,照这样的价钱计算,整整6000大洋,无论是对一个私人商家,还是长征途中急需钱款的军队来说,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小数目,它是身处乱世舍身取义顾大家的君子品格,它更是危难当头救红军于水火的义举,值得颂扬。 景二爷心里十分明白,在整个哈达铺,比他有钱的商号多得是,比他年轻有力气的人多得是,有的人不是不想帮助红军办事,就是胆小,顾虑多,害怕红军走后,梁子或者民团回来,秋后算账,自己死了不要紧,还要害全家人遭殃,所以才不愿意出面帮助。但他心里不害怕,因为他知道红军一个个都是穷苦人出身,也是有爹娘的孩子,一个军队能时时处处想着百姓,就是老百姓的救命恩人,就是老百姓的亲人。这样的军队自古以来,开天辟地,世上惟一,得民心,顺民意,什么天下打不下来,江山必得! 景二爷帮助红军办粮草的事在整个哈达铺传开了,总指挥贺龙自然也知悉。据景家儿媳包树春老人后来回忆说:“当年,红军走的时候,总指挥贺龙向景二爷告别,感谢他全力支援红军,没有什么东西可留作最好的纪念,执意表示,一定要把自己一岁多的女儿贺捷生留给景二爷,并动情的说:‘你是个善良之人,我的这个女子小,一出生就开始跟着我打仗,在路上已经丢过一回,我相信你,我把她留给你,就是你的女儿,今后,不管是我死了,还是活着,我永远不找寻她。’” 此时此刻,景二爷十分震撼,总指挥贺龙对自己的信任程度是多么的厚重啊!但无论怎样,不能留下人家的小孩,于是,也激动对贺龙说:“你千万不能把女子给我留下,我都是60岁的人了,只要能帮助红军,以后,就是梁子把我杀了,死了,也值了。但娃太小,你不能留下,她跟着我死了,太可惜了,我担待不起啊!” 之后,贺龙让人给景二爷写个借条,或着留个借款手续,但二爷一口回绝,并且表示,自己是心甘情愿的,自己做过的事情绝不后悔,请红军放心。 1936年9月10日至12日,红二方面军分三个纵队离开宕昌境内后,驻扎在岷县的国民党军阀鲁大昌残部卷土重来,知道了街上商户们与群众帮助红军筹粮款一事,哪里肯放过?立即勾结当地土豪劣绅组成民团,挨家挨户的逼问拷打,有好心人偷偷地告诉了景二爷,让赶快出门躲藏。二爷明知自己帮助红军是事实,怎么着也会被抓被打甚至被杀头,为了不殃及家人,避避风头也是个办法。于是,二爷换上群众送来了的粗麻布衣服,化装成猎户,便独自上山了。 景二爷因为常年做药材生意,自家在杨家山上有地也有庄子(山上看庄稼或者狩猎时的临时小房子,有床铺,有锅灶)刚好避住。白天,二爷背着干粮、猎枪躲进深山里,到了夜晚,才悄悄地返回庄子,自己做些简单的吃食。民团到处搜寻不到二爷,便逼问群众,大家只好说,二爷下四川做生意去了。国民党也知道,当地的生意还要靠像二爷这样的大商户,更何况景二爷声誉好,在哈达铺有一定的影响力,杀不得,刮不得,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,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却搜刮了商铺里的好些物品,又处罚了800大洋了事,景二爷全家才得以死里逃生,但自二爷上山之后,景阿婆便一病不起,1949年9月甘肃解放之前过世,享年65岁。 全国解放后,景二爷与哈达铺群众一道欢天喜地迎接共产党的领导,开心地说:“这下好了,我也老了,可以享几天福了。”同时也对子女们说出了一个藏在心底十几年的秘密,那就是,当年他捐献给红军6000个大洋,对外只说是1000个大洋,因为他想让全家老小都能等到过上好日子的那一天!从此,他坦然沉静,内心明澈,仍旧经营着自己的商号,1958年8月20日(阴历)去世,享年82岁。夫妻二人于1906年育有一女,名景照莲,景二爷为女儿招婿,生有一子,取名景星,其所生5男2女,子嗣全部延续了景二爷的姓氏。如今,景家人丁兴旺,品行端良,邻里和睦,大多数还生活在哈达铺长征一条小街上。提起当年景二爷帮助红军办粮草的事迹,各个满脸自豪,滔滔不绝,眼神像太阳一样明亮。在子孙们心中,景二爷信仰共产党帮助红军,不仅是他们的骄傲,更是哈达铺人民的骄傲! “长征是宣言书、长征是宣传队、长征是播种机……”。 长征虽然离我们远去了!但长征永远化作了我们中华民族和中国共产党人的血脉传承!相信在长征精神的感召和指引下,哈达铺人民的日子将会越过越红火。 (史料提供:景雪梅) 作者简介:中国散文家学会会员、西部散文家学会会员、甘肃省作协会员、陇南市作协会员、宕昌县作协主席。近年来,作者多篇作品在《读者》、《中国散文家》、《西部散文家》、《甘肃日报》、《甘肃科技报》、《甘肃法制报》、《西部商报》、《甘肃农民报》、《党的建设》、《光芒》、《金银滩》、《陇南文学》、《开拓文学》等省内外报刊杂志发表。现在宕昌县档案局工作,联系电话:13830945539。
Copyright ©2014-2015     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 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

Email:3050961843@qq.com  Tel:(0939)6113500 、6911700 Fax:(0939)6113500 、6911700 QQ:3050961843

新浪微博:3050961843@qq.com微信公众号:hadapujinianguan

地址:甘肃省陇南市宕昌县哈达铺镇上街  邮编:748501

网站建设兰州点石网络      空间支持:兰州宏瑞数据